首页  »  校园春色  »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女生】(43-46)【作者:2473530790】加载中加载中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女生】(43-46)【作者:2473530790】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121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三章  「果然崎崎你也已经回想起来了!」听到崎人戛然而止的话语以及脸上变化的表情,穗的表情越发阴沉了下去,「崎崎现在的你可是非常的不洁!不干净!实在是太肮脏了!」  「穗,你误会了!虽然说的确是有身体的接触,但是那基本上都是意外的事情!那样在日常生活里面发生也是很正常对吧!而且真的要说的话,穗你现在对我做的事情就已经算是最为亲密的事情了!」感受到自己的下体上越来越大的力道,崎人连忙开口辩解道,命根子这种岌岌可危的状态,可是让他根本放松不下来啊!  「崎崎,你没有在骗我吗?」崎人这回大声的声音总算被穗听到了耳里,暂时放松下自己手中的力道,原本阴沉的脸色稍微冷静下来,看着对方带着怀疑的神色问道。  「当然!我可是保证!我绝对没有骗你!以我们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交情发誓!」在看到对方的表情终于有了松动,崎人自然急忙的抓紧了这最后的机会,用着从未有过的坚决的表情说道。  在看到崎人现在的模样之后,穗那阴沉的表情终于完全的消失不见了,脸上重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嘻嘻,崎崎用我们之间的关系发誓,果然崎崎还是非常喜欢我的,真的是让我很开心呢~ 」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方面的事情啊!而且我原本拿即自己两人关系发誓他还在担心着这个誓言完全没有可信度。崎人暗自在心中吐槽道。不过真的说起来自己在过去的时候的确喜欢过穗,只是在发现对方那不为人知的真面目之后,这青涩的恋情早已经完全的化为乌有不复存在了,这绝对是让人绝对无法回首的初恋吧!  不过这些话语,崎人完全憋在心中,如果真的说出来让对方听到的话,绝对会让对方的脸色再次由晴转阴吧。趁着对方心情好转之后,崎人还是缓和自己的声音对着穗说道:「穗,现在既然已经相信我了,那么可以把我放开了吗?」现在自己最重要的把柄还被对方紧紧抓在手心之中,崎人还是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  「放开?崎崎你在说什么?」只是穗却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出来,似乎是像是不理解崎人的话语的意思一样,这样的模样,甚至让崎人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刚才自己在哪个地方说错,直到对方的话语继续传到自己的耳中,「虽然穗暂时相信崎崎的话语了,但是崎崎身上有女生气味可是确切的事情,所以我要给崎崎好好进行消毒,不能让崎崎感染上这些狐狸精的毛病!」  「有毛病的是穗你的脑袋吧!你根本就没有相信我的话吧!」差不多忍耐到极限有些忍无可忍的崎人不由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说道,只是很快他就开始后悔自己的话语了,因为这一下穗原本好转的表情一瞬间再次阴沉了下去,并且手中用力,在崎人发出痛呼的同时,低声的说道:「果然崎崎已经被完全感染了!必须要消毒才对!不然的话崎崎可不会对我这么可爱的青梅竹马露出这么凶的表情!」  你除了可爱之外其他因素才是造成我会大声的罪魁祸首啊!崎人忍不住的在心中呐喊道,只不过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他暂时没敢将刚才的话语说出口来。  「消毒消毒~ 」带着轻快的像是在唱儿歌的样子,穗不断念叨着这个让崎人头痛的词语,而且这次她没有任何给对方犹豫的机会,直接低下了脑袋,伸出舌头在崎人那在痛楚的刺激下稍微有些发软的下体上面舔舐了一下,这种特别湿滑柔软的触感,让崎人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下激灵,而下体更是在这下刺激下直接重新变回了坚硬火热的模样,笔直的朝向穗的脑袋,就像是对对方发出邀请一般。  「嘿嘿~ 果然崎崎也是渴求着我的消毒呢~ 难道说这就是傲娇吗?崎崎你可以直接将最真实的想法向我表露出来的,我可是会全面接受的!」用着双手最直接接触着崎人下体的穗自然而然也在同一时间注意到对方的变化,这让她暂时停下了自己的举动,脸上露出了妖艳的红霞,如果是在动画之中的话,说不定对方的眼中都要展现出爱心来。  绘乃,我现在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之前的话语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是这样恶心人啊!在听到穗说出了就在之前自己对绘乃说出相似的话语,崎人的心中不由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而且现在的情况难道就是所谓的现世报吗!  「崎崎真是容易害羞~现在就让穗一边消毒一边让崎崎将心里最真实的想法都暴露出来吧~」面对崎人红着脸的沉默,穗的脸上反而露出了更加兴奋的笑容,在说完这番话之后,更是再次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在崎人下体棒身的位置舔弄了起来。  「唔……」崎人的嘴中不经意间流露出一声低吟声,这也让他自己显得脸色发红起来,男人真是一种可悲的生物,明明说着不愿意的话语,但是身体却忠实的对着刺激产生了反应,尤其是对于崎人这种处男来说。  虽然说在之前就有着被有子含着下体的经历,但是那时候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要榨取他身上的灵力,所以没有任何的前戏,直接了当的含住他的下体,当然这样的行为也给那时候的他带来的难以忍耐的刺激。至于穗之前似乎也吸过他的下体,只是那时候的他处于睡眠的状态根本没有任何的相关记忆。  所以穗这样极具挑逗性的舔舐,无疑让起崎人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就算是想要否定,但是心底里还是不由升起了期待的情绪来。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穗在面对自己所暴露出来的奇怪一面,对方不管在哪一方面无疑都是非常吸引人,不管是长时间生活在一起的青梅竹马的关系,还是对方那可爱漂亮的模样,单单是这样的存在,当初在国中的时候就让不少男生产生对他产生嫉妒,虽然对于这样的嫉妒,崎人心里真的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来。  就算是现在,穗在灵丘高校同年级男生里面讨论的不少的女生,据说在开学不久就有不少男生向对方告白,只不过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说实话,明明自己对于对方那粘着自己变态的行为感到害怕,但是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自己却不由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就算是不想要承认,即使是不再有像初恋那样的情感,自己还是对对方有些在意。  现在这样一个可爱的美少女就趴在自己的身下,伸出顺滑的舌头,在自己的下体上面来回的舔舐着,每一次舔弄都残留下晶莹的唾沫,这样的景象和触感,都让崎人心中的兴奋感和欲望在这样的刺激下越发的强烈起来,相比一起一开始的抗拒要减弱很多,甚至他的心里也有以一种就这么持续下去也不错的想法。  「咕啾~ 咕啾~ 」舌头与下体的接触所发出的声音,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显得越发的淫靡不堪,越发的暧昧和火热起来,这样的氛围也让原本就是夏日的气温似乎显得高涨起来,带动着崎人的身体越发的火热。只不过这样的火热在持续到穗稍稍缩回自己的舌头并且吐露出来的话语就戛然而止,再次变得冰冷起来:「嘿嘿~ 崎崎欧金金上面都是崎崎那迷人诱惑的味道,咕嘿嘿~ 真的好想咬下来直接带回家~ 」  会对对方再次动心的自己真的是一个大笨蛋啊!在穗说出这样的话语之后,不仅仅是身体的热度,崎人只感觉自己身体的欲望都要在一瞬间完全消散,光是自己的下体没有立即软下去就已经是奇迹了,毕竟这关乎自己命根子安危的话语可是最容易刺激到男生的啊!  所幸的是,穗很快就自己否定了这样突然产生的奇葩想法:「不过欧金金不像是衣服这样的东西,如果真的从崎崎身上离开的话,属于崎崎独有的味道也会很快的消失呢~ 果然还是长在崎崎身上最好了~ 」  因为对方奇怪的性癖而让自己欧金金幸免于难的崎人真的有一种心累的感觉,不过在想到自己欧金金受到危机也是因为对方性癖的原因,他可是完全没有想松口气的感觉,如果不是这个重要部位掌握在对方的手里,他可是真的有种想对穗好好咆哮一番的想法啊!               第四十四章  「咕啾咕啾~ 」穗对崎人的下体吸允还在继续,那小巧的舌头的灵活的顺着下体的边缘来回的扫动着,不放过任何一个位置,仿佛像是要将上方所有地方全部都涂抹上自己的口水,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下体在房间灯光带的照耀下越发的显得晶莹的闪亮起来,也显得越发的淫靡不堪。  强忍着这股欲望,崎人将视线向四周看去,想要寻求逃脱的机会,经过刚才的事情,他可是深刻的明白对方也就是脸蛋上具有优势而已,被对方的模样欺骗的自己实在是太过于天真,而且对方那紧紧攥着自己的下体的双手的力道可是让他越发的不安起来,这种命根子被人掌握在手心的感觉真的是非常难受。  他的目光落到了旁边的手机上,自己的手机还被之前扔到床头上,现在只要自己伸出手就能触碰到。只是对于崎人来说,现在的他就算是拿到手机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用处,先不说穗会不会阻止他的行为,他自己也不可能打电话向谁求救,难道说自己现在要被女生侵犯了,快来救一下自己吗?别说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光是这个脸他就实在是丢不起啊。  同理,通过大喊大叫来让楼下的绘乃发现这里的情况这个方法同样不能实现,虽然说绘乃上来之后说不定真的能够阻止穗的行为,但是自己还是想要在自己的妹妹面前保留一点威严。至于他在妹妹面前还有没有威严这件事情非常值得商榷。  在发现现在的情况有些束手无策之后,崎人重新将目光移到自己身下穗的身上,似乎是因为动情的原因,现在的穗的呼吸变得越发粗重起来,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喷吐到他的下体上面,带给他一阵阵酥痒的感觉,而她的嘴中的唾液也分泌的越来越多,不断从嘴中溢出的画面真的让崎人怀疑自己的房间会不会对方的口水所淹没。对方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起来,这么小巧可爱的模样染上的红霞真的有种别样的魅惑感,吸引着人的目光,更是增添了一种难言的背德感。  不对不对,自己不能被对方所吸引啊!崎人忍不住在心中呐喊道,在这样的画面下,原本因为对方之前的话语稍微冷却下来的欲望再次燃烧了起来,自己身体得的本能反应可是让他非常的头痛。  「崎崎的味道~ 咕嘿嘿~ 崎崎的味道~ 咕嘿嘿~ 」一边舔舐着崎人的下体,穗一边发出意味不明的小声,只不过这如同痴女的笑声可是越发的让崎人感到浑身发毛起来,明明自己说过了痴女角色有一名就足够了啊!  强忍着冲动,感觉到自己下体几乎上下全部都是对方口水粘稠的感觉,崎人不得不开口,尽量用着平和的语气说道:「穗,现在够了吧!上面已经全部都是你的口水的感觉,就算是你说的消毒也已经足够了吧!」  穗暂时停下自己的动作,上抬起自己的眼脸,略显奇怪的看着崎人,轻歪着脑袋,如同感叹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崎崎,你又在说什么~ 那些坏女人的病毒已经全面渗透到崎崎的身体里面去,绝对要让崎崎把病毒排出来!之前我只是在做着初步的清洗而已,就像是医院里打针之前说不定会做皮试一样。」  「完全不一样啊!而且穗你才是在胡说些什么!本来就没有的病毒,怎么可能会排出来!」崎人再次忍不住大声的吐槽道,现在的他才是完全不理解穗在说些什么啊!  「有一句话叫做当局者迷!像是病入膏肓的都不会承认自己的病情!」穗带着认真的语气看着崎人说道,随后在崎人准备反驳的时候,继续开口说道,「而且前天晚上的时候,我可是帮助崎崎消毒,将那些脏东西都排出来了!」  「噗……」如果崎人嘴里有东西的话绝对会在穗刚才的话语之中直接喷出来,而且就算是这样,现在的他还是有种喷血的冲动,他尽量试图遗忘的话题又被对方提出来,最为重要的是穗前晚是做到了最后一步吗?!那时候自己为什么会没有意识啊!不对不对,为什么自己没有立刻醒过来阻止对方啊!  「所以说今晚我一定要再次让崎崎将病毒全部喷出来~ 嘿嘿~ 」穗完全没有理会崎人现在的反应,继续用着一副痴女的表情说道。  「穗!你应该是学过生理课吧!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事情吗?!」看着对方似乎有再次低下脑袋的反应,崎人赶紧开口说道。  崎人的话语让穗的脸色微红,然后缩回了自己的双手,做掩面的状态,如同撒娇一般扭捏着说道:「崎崎真是讨厌,竟然对人家这么性骚扰呢~ 」  「一直在性骚扰的是你吧!」崎人下意识的吐槽了一句,不过在感受到下体被对方紧紧束缚的触感的消失,他也顾不得硬挺的感觉所带给自己的难受感,趁着这个机会迅速的让自己的身体向上滑开,拉开和对方的距离,脱离开对方的掌控范围内,然后迅速的从躺在床上的姿势,改做站姿。只不过因为裤子还半解悬挂在膝盖部位的原因,倒是让他的行动显得非常的别扭。  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顾不得去重新拉上自己的裤子,因为现在的穗在注意到崎人从自己的身下逃离开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危险的气息,向着他的方向扑了过来。这让他匆忙的一个翻滚,从床铺上跳了下来,躲过了对方的袭击,只是行动不便的原因,在下床逃跑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放在旁边的椅子,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撞击声来。  「崎崎,不要逃跑!果然崎崎已经病入膏肓了,竟然拒绝我的消毒!」穗阴沉着脸蛋一边开口说道,一边继续向着崎人的方向追来。  崎人也匆忙向着门口的方向跑去,同时带着头痛的语气说道:「坏掉的是穗你吧!而且我说过我没事了!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吧!」  「都是崎崎的错,都是因为崎崎那么容易被女生所感染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崎崎被病毒感染的话,九条前辈教给我可以让崎崎你变得服服帖帖顺从我的方法也不会失效!」  原本已经跑到门口,只要拉开门就能跑出去的崎人一下子停止住了自己的脚步,思绪在脑袋里面一转,黑着脸转过身体,一把将追向自己的穗摁到在地面上,双手摁住她的双肩,阻止她的反抗,用着大声的声音说道:「穗,你刚才说的什么九条前辈交给你的方法究竟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没有想到崎人会突然转身把自己摁到在地面上,就像是刚才的立场完全转换一样,穗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不过很快的这份惊讶就会转为兴奋的红霞,带着开心的语气说道:「九条前辈是我同一部门的部长,因为听到我说崎崎一直背着我和其他女生偷情的事情,所以就交了我一个可以让崎崎你完全服服帖帖的方法,在前天晚上小巷里面明明就对崎崎用出来呢,但是崎崎却完全没有听从我的话呢!不过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崎崎你终于已经忍耐不住了,想要回应我的爱意了吗?!虽然穗我还是第一次,但是我一定会包容下崎崎你所有的兽欲的,尽情的将你肮脏的液体完全涂抹到穗的身上吧!嘿嘿~ 」  崎人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在听到九条前辈的时候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前天在见证了幽灵的存在之后,自己在回家路上的小巷之中遭到穗的围堵,那时候穗就提起了对方的名字来,只不过那时候自己没有在意。现在结合穗所说的话语,所有的线索可是直直指着对方就是对自己下达所谓的控制的咒术的罪魁祸首啊!自己可是因为想要追查线索而差点在下午的时候遇害了啊!一想到这里,崎人就感觉一阵窝火。  只是在看着自己身下穗这一脸兴奋期待的模样,真的是让崎人想要生气都生气不起来,尤其对方最后的话语,可是让他只想说对方难道真的是完全痴女化了吧!这么一想,崎人只觉得继续趴在对方的身上感觉浑身不自在,准备赶紧从对方的身上离开。  只不过这样的念头才刚刚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旁边的房间就已经打开,同时绘乃那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变态大哥,从刚才开始你就在楼上吵……」  戛然而止的话语,让崎人生硬的将脑袋转向门口的方向,看着因为屋内景象而脸色变得又红又白的绘乃,再看了看自己裤子半脱,下体暴露在外面,整个人压在穗身上的模样,尴尬的苦笑道:「绘乃……你要听我解释,这是一场误会……」  「变态大哥已经真的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只是回应崎人的是绘乃显得空洞的眼神,颤抖从兜内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号码。  这样的模样让崎人慌张的从穗身上起来,并且一边冲向绘乃的身边,一边对着身后的穗说道:「穗你也一起帮我解释……」  只是在再次转头之后,穗的身影早已经在房间之中的消失,这让崎人看着已经拨通了自己父母电话的绘乃,真的有种想要跪倒在地面的想法。  明明自己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啊!               第四十五章  「崎人?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不会是生病了吧。」  第二天的早上,在来到学校,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之后,在旁边的夜月不由投来了关切的话语,就算是一直爱开玩笑的合秋此时也有些关心起来,这也让崎人苦笑了一声,难道说自己现在的脸色真的有这么糟糕吗?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昨晚可是发生了那么大的误会,比起当初内裤事件来说更为严重,虽然说父母的电话被自己强行挂断了,而自己同时也不断向着绘乃解释,只不过绘乃却一直一言不发,直接跑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让他一晚上都没有见到,这倒是让他非常担心会不会半夜有警车来自己的居所把自己抓走。  所幸的是一夜平安,证明着绘乃在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并没有报警,这也让崎人松了口气,只不过早上期间对方完全不理会自己,对于自己的话语充耳不闻的冷漠的表现,无疑让他无奈到要死,这已经证明着他和妹妹的关系到达了一个最糟糕的极点,之前绘乃虽然讨厌自己,但是起码会回话,会和自己斗嘴,现在对方一言不发的态度,真的是让崎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尤其是想到昨晚自己去楼下看到刚煮好不久的咖喱饭,崎人真的是要恨死穗了,明明自己和绘乃的关系正在慢慢的改善,现在又因为她引发的误会,变成了现在这幅不可愈合的状态。  只能说昨天的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唯一一件幸运的是也只是自己终于知道了给自己施加诅咒的人是谁,起码不用特别的担惊受怕……一想起穗的那不为人知的一面,他还是不得不继续担心下去啊!  对于自己三名好友的关心,崎人还是强打起精神,自己就算是这么低沉下去也不行,绘乃的事情自己必须自己好好想办法,实在不行自己就只能冒着危险去单独见穗一面,让对方帮忙解释一下情况吧。至于诅咒的问题,自己等到午休之后就去见一下真莱前辈,说一下情况吧,虽然说同样也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真莱的能力实在是让他很没有依靠感。  「没事没事,跟以前一样,都是没睡好的原因,所以脸色才会这么难堪,你们不用这么担心呢。」崎人打着哈哈随便扯了一个谎言,一边还打了个哈欠,装作真的没睡好的样子,同时转移开话题道,「说起来再过一段时间,热史你就要参加全市的网球比赛,状态怎么样呢?」  「和平时完全一样,就算是没有比赛,平时的训练也基本上都一样的,信心什么的不敢断言,只要在比赛之中发挥出我自己全部力量就已经足够了。」崎人的谎言倒是没有被人识破,热史也轻笑着回应着崎人的话语。  「哇,真是耀眼啊!这一定是热血漫的台词吧!」崎人也装作夸张的模样说道,让大家不由笑了一下,彻底的将注意力转移开,这也让崎人的心中暗道了一声抱歉之后,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说起来我一直想问,既然热史你是网球部的主力,你一定会些绝招技能吧,像是龙卷风扣杀或者无我境界什么的!」说到这个话题,还有些中二的合秋倒是一脸兴奋的指手画脚的对着热史说道。  只是对于合秋的话语,热史只是单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笑着回应道:「我不是什么网球王子,也不会什么杀人网球,不过如果是正常类别的上旋发球一类的我倒是能够使用出来,当然如果你期盼有动画里面的效果,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咦,是这样吗?」合秋无疑露出了非常失望的眼神,这也让在场三人都露出了父母看着孩子没有长大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这也让合秋连连挥手说道,「喂喂,你们这都是什么可怜的眼神啊!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吧!一般人多多少少会幻想动画漫画之中的剧情出现在现实之中吧!」  「不用多说了,合秋我们明白的。」崎人点了点脑袋装作理解的模样,不过从某一方面来说,合秋的话语确实没错,自己也曾经幻想过一些奇幻的事情,只是那都是小孩子的时候,尤其是那时候的自己想要动画里出现过的冈格尼尔武器,想想还是有些幼稚。  不过那时候的他,绝对不会想到如今自己已经处于一个灵异交加的世界里,那些鬼怪幽灵以及都市传说的存在,可是让他的世界观完全大肆改变。  轻轻摇了摇脑袋,崎人暂时将脑海之中所想的事物抛出脑后,眼前自己的三个挚友可是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先不说自己的所见所闻对方会不会相信,最为重要的是在经历了昨天那么危险的场景之后,自己已经绝对不想要将他们牵扯进来。  暂时抛弃关于非存在的思考,崎人重新将目光落到热史身上,因为网球比赛的事情倒是重新想起了关于对方女朋友舞衣的事情,除却其他几点,对方也有因为不想影响到热史比赛的原因,所以没有将处境告诉热史。  不过崎人也明白,这虽然是其中一点,但是就算是没有比赛的存在,按照舞衣的性格也不会主动将事情告诉对方,这从近一年来自己和对方偶发发生的冲突和不对头,可是大致了解和明白了。  犹豫了一下,崎人还是没能够主动开口说出关于舞衣的事情,毕竟舞衣那时候的表情和态度,已经表明了属于外人的自己绝对无法插手这件事情,而且不管怎么说,热史这次全市的比赛也特别重要,如果能够胜利的话,接下来就要问鼎全国级的比赛,自己也不能在这种紧要关头让对方分神。所以他也只能暂时强压下自己心头要说的冲动。      ============================================  在午休吃过便当之后,崎人就往着灵异调查部的方向走去,同时以邮件的形式通知了真莱和有子两人以找到诅咒者的原因让他们一同去部门集合,对于教会了穗那种控制咒术的所谓的九条前辈,他可是非常生气的,毕竟可是这么危险的诅咒,如果真的是普通人说不定就会直接被控制。  不过在这同时,他心里想着是不是要偷学一下这种控制的咒术,虽然说现在自己无法调动身体的灵力使用一般灵能者那样的攻击,但是谁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有所改变呢,如果自己真的会这种控制咒术,对学校里某个美少女使用的话……咳咳,自己是正经的人,怎么可能会作出这样的行为呢!  只是在想到那样的场景,崎人的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属于男生本能的坏坏的笑容来。  而这笑容却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这时候在他经过的一个部门旁边,房门突然打开,这让他赶紧收敛起自己的表情,他可不想自己这奇怪的一面暴露到别人的眼中,如果真的被看到,万一自己被当成变态可不好。  虽然崎人及时收敛起自己的表情,并且下意识的让到一边,似乎是不想要阻挡住从房间之中出来的人的道路,只不过让崎人没有想到的是,从房间之中出来的人并没有直接从他面前走过,反而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猝不及防的他拉入部室之中。  这下的冲击力,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趴倒在这间房间之中的地面上,所幸的是地面上铺着一层地毯的原因,倒是让他没有感受到太大的痛感。  房门重新关上及上锁的声音,让崎人也从一开始的茫然从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站起身来,只是随后一只穿着室内鞋的脚掌直接踩踏到他的脸上,让他原本起身的动作不由一滞,略显生气的说道:「你到底是……咦,班长?!」  站在崎人身前的正是他们的班长二宫深雪,现在的她正带着戏谑的表情看着崎人,单脚踩在他的脸上,黑色的长发轻轻舞动,笑意凛然的看着他说道:「黑川同学,中午好,没想到你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如同小狗的存在,所以这么主动的趴在我的面前呢~ 」  「现在的状况明明是班长你一手造成的啊!还有不要这么随便的就推卸掉自己的责任啊!快点把你的脚移开啊!」因为被踩着的原因,崎人一时半会没能起来,不由大声的说道,不过腮帮被踩住,声音倒是显得有些奇怪起来。  「是吗?我倒是觉得这样的待遇和黑川同学你非常的搭配呢~ 」深雪不仅没有挪开自己的右脚,反而在他的脸上蹭动了一下,继续说出戏谑嘲弄的话语来。               第四十六章  「搭配个鬼啊!」崎人忍不住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说道,虽然说正是因为周围没有其他人的原因,深雪才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这样对待自己,但是同样的,他也没有像在班级之中那么畏缩畏脚。  所以为了抗拒对方脚踩着自己这样的行为,崎人伸出双手抓住对方的脚踝,似乎是想要将对方的脚掌从自己的脸蛋上离开。  只是在他的手掌刚刚和对方的脚踝接触,还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深雪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的行为完全僵硬在了原地:「对了,黑川同学,如果现在你将我的脚掌推开的话,我可是会立刻将自己的衣服撕扯的乱七八糟,并且冲到楼道上大喊着我要被侵犯的话语哦~ 」  「喂喂……班长,你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的话语吧!」崎人暂停下自己的行为,开口大声的说道。  「就算是胡说八道,你说一个在男女生之中都有威望的美少女的话语,还是一个被学校之中默默无名最多拥有负面新闻的男生的话语,学校里面的那么多学生,究竟会相信谁呢~ 」微微上翘着自己的嘴角,在脸上勾勒出那有些蛊惑人的曼妙的笑容,但是说出的话语无疑是让崎人的心情堕落到谷底。  「你真是个恶魔啊!还有你竟然还称自己是美少女……」对方的话语之中的判断,根本不用多想,崎人就能明白她如果真的作出这样的行为所迎接过来的现实,所以他也不得不压抑下将对方脚掌拨开的冲动,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为什么我不能称自己为美少女呢~ 还是说黑川同学,你认为我不是吗?」毫不在意的用着鞋底在崎人的脸蛋上摩擦着,深雪看着身下的崎人,轻笑着说道。  虽然说对方并没有多用尽,但是感受着那有些粗糙的鞋底在脸上摩擦的感觉还是让他有种屈辱的感觉。只不过深雪现在的话语,让他微微一沉默之后,最后还是只能选择咬着牙关开口道:「你确实是一个美少女就是了……」  先不说对方的威胁在内,如果崎人真的说对方难看的话,难不保对方会怎么对付自己,而且不管怎么说,就算是他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这位在别人面前保持着优雅一面的抖S女,是个在学校之中实打实排名前列的青春美少女,喜欢她的男生可是不计其数。  「呵呵~ 真是多谢黑川同学你的夸奖,我可是感到非常开心。那么作为奖励,就让我尽情的踩踏一下你的脸蛋吧~ 」深雪半眯起自己的双眼,像是真的非常开心一般,只不过对方所吐露出的话语可是让崎人脸色一变。  「喂喂!这完全称不上奖励吧!如果你真的高兴的话,就快点把脚移开啊!」崎人忍不住再次提高了自己声音的音量说道。  「咦,这难道不是对崎人你最好的奖励吗?要知道你可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握着我的脚踝不肯松开,这难道不是足控的表现吗?对于像你这样一进门就倒在我脚边渴求着让我践踏的抖M,这样的行为已经足够让人满足了吧~ 还是说你还没有感到满足,那么是想要我踩你的胸口,还是踩你的……」  虽然对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但是看着对方看向自己身下意外深长的眼神,崎人可是有着浑身打了激灵的感觉,连忙松开自己刚才忘记松开的右手,连忙开口说道:「我才不是什么足控,抖M!而且都说了你自己把我拉倒的啊!」  「我穿的室内鞋可是干净的哦~」  「才不是因为这样的问题啊!」  「所以就算是我随便在你身上乱踩也不会留下什么明显的印记~」  「原来你是在打着这个主意呀!」  脸上露出着轻快的笑意,看着自己身下那愤愤不平的崎人的模样,深雪倒是点到而止,没有捉弄下去,而是果断缩回了自己的右脚,轻笑着说道:「好了,今天日常的发泄也完成了,现在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崎人却没有第一时刻起身,而是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对方,他有些不敢相信一直以戏弄自己为乐的深雪今天这么简单的就放过自己,不由谨慎的说道:「你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还是故意设置下文字陷阱,在我起身之后,当我违反你的话语,然后冲到外面说我侵犯你吗?」  看着崎人这样的模样,深雪倒是难得露出有些好笑的表情,随后抬起自己的右脚说道:「既然看黑川同学你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那作为班长的我就大发慈悲满足你那变态的欲望吧~」  看到深雪这样的举动,崎人也没时间继续多想,忙不迭从地面上爬起来,退后几步拉开和对方的距离。而深雪也没有逼近对方,只是轻笑一声说道:「黑川同学,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呢,现在的你可是看上去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对于男生来说,还是比较丢人的表现呢~」  「你说这是谁害的啊!」崎人忍不住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说道,随后看着对方那毫不在意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实在拿对方没辙,只能继续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中午的话我部门还有活动。」  「不用这么急着离开哦~」深雪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就放崎人离开,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却突然转身向着身后走去,在那部室墙壁边那张看起来格外显现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就像是非常随意的说道,「说起来我倒是第一次知道,黑川同学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的女生呢~」  深雪这样的话语显得有些没头没脑,让崎人一下子没能理解,但是碍于对方刚才那无形的威胁,他还是没能够主动离开这里,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带着些许疑惑开口问道:「班长,你在说什么?哪种类型?我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  靠在沙发上面,深雪看着崎人,轻笑了一声说道:「黑川同学,昨天的时候我可是看到你将松田同学从教室里面喊出去哦~难道说你喜欢松田同学这样的女生吗?」  「咦,才不是,班长你想多了。」崎人倒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脑袋说道,「昨天找松田同学有事,所以才会特地将她喊出去的,而且那时候我们部门之中的两个成员都在,就算是喜欢一个人告白也不可能会在这种场合下进行吧。」说到最后的时候,崎人还是忍不住产生了一个疑惑,那就是昨天课间找松田同学的时候,他隐隐记得深雪应该不是在班级之中,毕竟对方这样一位有着大人气的女生,不管是在哪里都比较显眼,而对方现在的话却像是在说着昨天她就在现场一样,是对方刚才外面回来看到那一幕,还是说对方真的在自己身上撞了监听器啊!这么一想,他可是觉得莫名的毛骨悚然啊!  「谁知道这是不是类同于见家长一样的行为~ 」深雪饶有趣味的看着轻笑着说道。  「鬼才要这样的家长呀!」先不说真莱女装癖,光是有子的腐女属性就足够他受不了,如果真的有人的家长是这样的模样,那绝对是非常的不幸。  不过深雪也只是稍微和崎人开一下玩笑,毕竟从刚才对方毫无停留的作出反驳这件事情,就能够看出对方的确不是喜欢对方,如果真的是喜欢还说出这样的话,那她反而要为即松田同学感到可怜了。  在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深雪倒是轻轻摆了摆双手说道:「好了,今天我已经得到了满足,黑川同学你可以随意的离开了哦~ 如果是还想要作为抖M的奖励的话,在原地打滚三圈并且学狗叫的话,我就可以大方的满足你的愿望哦~ 」  「谁会做啊!」崎人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现在的他真的感觉深雪像是把他当做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仆人一样,真的是实在让人难以吐槽。  和对方这样的美少女一起独处在房间之中或许会让很多人羡慕,但是因为对象是深雪的原因,崎人可是巴不得立刻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说起来这里是班长你加入的部门吧?其他成员我怎么一个都没有看到。」  「哦,这里可不是我加入的部门。」深雪倒是很随意的回答了崎人的问题,轻快的语气如同在说着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原来这里是一个叫做魔术部的部门,只不过因为我想找一个中午能够休息的地方,这个部门的女生就将这个房间送给我使用,而她们则是去户外练习去了。」  二宫深雪,某种意义上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女生。[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